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校园春色  »  用功读书的重要性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用功读书的重要性

      

「……因此,我们必须採取某种方式,将原有的资产成本逐步转作『费用』–公平合理的将之分摊于使用该资产的期间中去,俾能符合其中状况。这样,将固定资产的成本于其使用其中转作费用的办法,在会计学上称之为『折旧』,Depreciation,其每期中所转为费用支出之金额,称为……」

天气热呼呼的,玻璃窗外透入的凉风似乎压制不了教室里蒸腾的暑气,同学们安静极了,不知是热晕过去还是做着白日梦,偌大的教室里只听雅云老师粉笔敲击黑板的「笃得!笃得!」声响,再来就是那精确娇脆的嗓音。

雅云老师,年纪轻轻就在大学教书,还是留美经济学博士,奇怪,怎幺瞧她也大不了我几岁,居然已经是国立大学副教授,这阵子学校举办几次产官学界会诊国内经济局势研讨会,她还是主讲人之一,真是厉害极了。

好几阵风吹过来,几乎把我吹入梦乡,我不能睡呀!一个礼拜才两堂经济学的课,看见雅云老师也只有短短两个小时时间,她长的甜美,声音又好听,况且课也上的不赖,我一睡着不是太不给她面子了,叫老师情何以堪。

只是,老师的声音偏偏温柔的像是催眠曲,一步步勾引我进入梦的国度。

(噢!不!千万要忍住,一週仅有的两堂课,我绝对不能轻言虚度。)

「关于折旧的计算,上週老师已经把公式说明清楚,并且勾了几条习题让同学回家练习,现在请陈小风同学到黑板将例题6-12的计算过程公布给同学参考。」

「陈小风???」那不是我吗?还好没睡着,要不然一定出糗了。

我拿起课本走到台前,把昨天晚上练习的成果抄在黑板上,而老师坐在讲台边的椅子上,边喝水边看我解题,两只修长的粉腿交叠成美丽的弧线。

天气果然很热,老师的鼻尖沁出汗水,额上的浏海黏贴着肌肤,有些凌乱。

「老师!对吗?」我写完答案,心虚的望向老师。

「嗯!完全正确,老师好高兴,你回家一定认真複习过一遍,所有解题过程无懈可击,简直太完美了,对于这样优秀的同学,老师一定要给些奖励,顺便让其他同学也好好学习。」雅云老师笑咪咪的望着我。

「哦!不用了,老师,这是做学生的本分!更何况是老师教的好,我才能真正了解……」我边说边走下讲台。

「不行!一个老师必须赏罚分明才能激起学生的学习慾望,你过来,老师一定要给你奖励。」老师挥手要我过去。

我满头雾水,搞不清楚老师想给我什幺样的奖励,看看台下同学,除了做白日梦的之外,全睁大眼睛看着台上的我。

「嘻!你不要紧张,每次课堂上陈小风同学总是聚精会神的听课,眼光始终没有离开过老师身上,老师知道陈小风同学喜欢老师,所以今天打算送他一个香吻作为奖励。」老师轻笑着说,眼光里有讚许的神色。

忽然被老师喊破心思,害我脸上发窘,再听到老师说要送我香吻,我摇了摇头,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台下的同学轰地鼓譟起来,脸上挂满艳羡,打瞌睡的同学受到惊吓,揉着眼睛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。

「来!不要害臊嘛,过来亲老师一下……」老师语带鼓励的说,她嘟起樱桃小嘴,阖上眼睛,双颊泛出红晕。

我脸皮热剌剌的,犹豫着走到老师跟前,台下的同学吵成一团,有的喊着:「老师!我也要!我也要!」、有的喊着:「快快快!用力亲老师。」、更有的喊着:「小风!顺便也帮我亲上一口。」大家的睡意似乎老早烟消云散。

老师的脸庞秀丽而端庄,长长的睫毛弯弯翘着,嘟起的樱唇有细微的皱纹,泛出水亮的波光,听见我走近,她轻轻牵起我的手,居然要我坐到她腿上。

我还迟疑着,身体已经被老师拉了过去,来不及转身,身体一沉,我竟然跨坐在老师大腿上。

只见老师盈白的手掌扶着我的手臂,美目紧阖,粉脸上仰,我讷讷的说道:「老……老师,这样好吗?大家都在看耶!会不会坐疼妳呀?」

老师吐气如兰的说:「就是要这样亲蜜才算是香吻嘛!随随便便算哪门子奖励?」朱唇轻启,编贝般的牙齿在我眼前轻盈跳动。

「哇赛!羡慕ㄋㄟ!」梅正俊同学大声的叫嚣着,人已经换到前排的空位上了。

「孥……亲老师吧……」雅云老师又回复嘟嘴的姿态,小手一用力,我受宠若惊的跟老师紧贴在一起。心想老师都不害羞了,我还客气什幺?顺势我也搂紧老师的腰,将胸膛贴在她丰满的乳房上,大嘴一落,牢牢的套住老师的小嘴。

雅云老师的双唇柔软的像是棉花糖,还是热的棉花糖哩!我的嘴才沾上棉花糖,棉花糖就开了口,里头有火热稠蜜的糖汁涌将出来,围绕我的舌尖,撩逗我的舌根,一支灵蛇般的香舌在我的口腔翻转搅动。

「嗯……啧……啧啧……」我紧紧含住老师的小嘴,两个人在暗地里追逐纠缠,津液的交渡发出沈闷暧昧的声响。

老师的小嘴好热、好香,我吻的忘我,几乎忘了身在何方,六十几个同学渐渐消失在我的眼前,我只感觉老师胸脯柔软的起伏,一个个味蕾在天堂中绽放花朵。

「小风!你想不想一亲老师的乳房?」老师用黏腻的声音问我,樱桃小嘴稍离,明亮的眼眸露出渴望而羞涩的目光。

「乳房??在……在这里?」嘴角噙着老师的口水,来不及舔舐,我又被老师的话吓一大跳。

「是呀!就在这里,我要让同学们知道,用功读书的报酬是如何的美妙,书中自有颜如玉,便要老师的身体也非难事!」

「可……可是同学全眼睁睁的看,老、老师妳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吗?」看看台下眼冒妒光的男同学,我作难的说。

「不会!你以为老师没本钱露吗?等下我露出胸膛,台下的女同学一定惭愧的低下头去。」老师斩钉截铁的说。

「……」我受宠若惊,心中虽然想亲的要命,可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要我最喜爱的雅云老师袒胸露腹,总觉有些不妥。

「来嘛!快帮老师解开扣子,老师的乳头已经痒起来了,你好好帮老师舔一舔,要跟读书一样认真喔。」老师微微挪开上身,丰盈的胸脯在白衬衫里呼之欲出。

看看台下的同学,他们听不见老师跟我的对话,全都屏息以待,教室中瀰漫一股诡谲的气氛。

我一咬牙,豁了出去,反正雅云老师不在乎,我又何乐而不为?

老师今天穿碎黄花白色衬衫、灰色呢料窄裙,既端庄又雅致,衬衫的布料被丰满的乳房撑的笔挺光亮,我逐一解开银色钮扣,坚挺的乳房霎时跳了出来,竟是没穿胸罩。

两颗白嫩光滑的奶子在我眼前晃动,肌肤似水,乳香四溢,嫩红色的奶头灌饱了血,放肆的向前端伸窜,我的老二一瞬间硬到了极点。

「啊!你坏!你这是想干什幺?」老师的小腹感觉到我的突刺,纤手揽了我一把,眼中波光蕩漾。

「哗……」

春光乍现,教室里顿时沸腾开来,男同学伸长脖子眼珠子几乎跳脱出来,而女同学则脸上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,不知是不屑多些?还是惭愧多些?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大家的脸上都荡漾出明显的红潮。

「哇!老师是波霸!」、「老师的奶子好大!」、「老师有32E吧?」、「大哺乳老师!」、「老师真是又性感、又漂亮!」、「可不可以也让我摸一把啊?」称讚的话语不绝于耳,有几个男同学走离座位,似乎也想轧上一角。

「大家安静!不准离开座位,谁离开座位我就当谁!你们想碰老师的身体只要努力用功就行,下次还有机会……喂!梅正俊同学,你已经剩下六十分了,再走一步就不及格了!」

梅正俊在六十分的位置停下脚步,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,乾脆原地坐下,引颈以待,其他好事的男同学见势头不对,一溜烟又退回座位。

「怎幺样!老师的本钱还雄厚吧?」老师面有得色的问我,两只小手捧着乳房,挺胸缩腹,性感十足。

面对罗衫半解的雅云老师,一阵阵女体的芳香怒潮般捲来,盈白无暇的肌肤在眼前绽放光华,那腰肢,恰可盈握,那乳房,鲜嫩欲滴,我唾液泉涌,灵魂摆荡,真不知今夕是何夕?

(受不了了!)我一头栽进乳浪之中。

「叽叽……啧啧……」我贪婪的舔舐着老师的乳房,鼻子顶着肌肤,入鼻是热甜的幽香,舌尖大力的滑、撩、缠、吸,拨动挺翘饱实的乳尖。

那圆润的奶子似乎装有弹簧,我舌尖一压便是一跳,大嘴一吸却又弹回,两粒红枣因我的吸吮越来越大、越来越亮,最后雅云老师的整个胸脯全沾满我腥臭的唾液。

「唔!喔呜……舒服!舒服死了!小……小风……你的舌头跟你的功课一样……一样棒!老师爱死了!」老师弓起上身,粉颈愉快的扭动,洁白的肌肤上泛起一粒粒鸡皮疙瘩。

「啧……啧……好香……又滑又香,我也爱死老师的身体,真想把它吃到肚子里去!」我讚不绝口的拼命舔动乳头。

「啊……受不了了!停停……停一下,你看看老师的小鸡掰有没有出水……老师……老师要你摸摸看……」老师忽然紧紧抱住我,面泛红潮的说。

这次我可是没有迟疑,因为我也受不了了,老二硬的像支火钳,只想找个泉水冷却一下,于是我把老师的窄裙提到腰际,一只手就往蕾丝白内裤塞进去。

那压在椅子上的小穴穴果然黏不拉叽,沾湿小三角裤的裤裆,有些淫水甚且溢到腿根,淫浪至极。

我手抓着老师的阴户,魂快飞了出来,充血的阴唇又柔又嫩、既滑且黏,一丝丝的淫液失禁般跌落掌中,蜜穴中的热气野火一般炽烈。

「哦……噢……老师一定湿了……一定湿了!老师不曾这幺痒过……小风你一定要干我……认真的干老师的小鸡掰……在这里!在所有同学的眼前!让大家知道用功读书的重要性。」老师轻咬朱唇,脸带羞涩,目光却是慾念大作,决然的义无反顾。

「呸!不要脸!老师怎幺能那幺色!」、「寡廉鲜耻!」几个女同学晕红满面,啐了几声,但男同学却不是这样,他们有的鼓掌、有的吹口哨,嘴里不断嚷嚷:「我也要亲老师的奶奶!」、「脱老师的内裤,插老师的鸡掰!」、「哈!干恁老酥!」(注:“干恁老酥”意即「干你的老师」。)

雅云老师没有理会他们,她把我推开,反转身子,手抓着椅背翘高屁股,镂花的蕾丝三角裤褪到大腿,螓首半转娇羞着说:「各位同学!老师迷人吧?只要你们用功读书,也可以像小风一样干老师,用你们一支支不安分的老二塞进老师的这里……」一只盈白的小手从胯下拨开阴户,露出灌满白稠汁液的阴道。

我对眼前淫靡的奇景感到眩惑,端庄秀丽的雅云老师乳波半露,窄裙掀在腰际,足蹬黑色细根高跟鞋,修长的玉腿微弯,浑圆的粉臀高翘,那充满花蜜的花径门户洞开,耻唇跟耻毛纠结一处,饱胀的一如远洋的鲍鱼。

「噢!小风你吓呆了吗?老师站着腿痠,你还……还不快拿出你的大……大鸡巴,干老师的小鸡掰?老师骚死了……又骚又放浪……就要小风的鸡巴干!」老师怨怼的说,粉臀摇了两下,似乎向我招手。

我慾火上冲,也不怕自己老二被人家指指点点,一拉裤裆拉鍊,暴张的阳具破柙而出,十六公分的家伙又红又亮,老早蓄势待发。

「哗!」、「讨厌啦!小风,我不要看!」、「我要去报告校长!」、「变态!」、「没怎样嘛!比我小多了!」、「哈!我也要干恁老酥!」各种不同的话语纷纷出笼,不一而足。

「老师!我的比较大,用我的!」梅正俊甚且掏出老二冲到台前,色涎满面的自告奋勇,的确!他的家伙长了一点,可也细了几分。

「回去!谁要坏学生的东西来碰我了,梅正俊同学,你死当定了,如果你想重修过关的话,就给我回去乖乖坐好。」老师瞪了他一眼,狠狠的说。

「我我……我……」这可是门必修的学分,重修还是得选雅云老师的课,生杀大权掌握在她手中,梅正俊只好夹着尾巴乖乖退回座位。

「唔!讨厌的家伙坏了老师的兴致,小风同学……快……快给我你那大大的鸡巴……老师的小……小鸡掰里好空……好凉……快用你那热呼呼的东西插进来吧!」雅云老师热情的招呼,屁股又摇了两下,大腿张的更开了!

我扶住老师犹带香汗的粉臀,老二拨开潮湿的耻唇,滑溜的甬道自有一股吸力,我毫不费劲就捅到了根部,四面八方儘是柔软的肉垫,有乳汁、有热度,夹着我的命根子一缩一放,舒服到了极点。

「哦……噢……好……好舒服……舒服透了!」老师吐出一口香气,一股热泉打在龟头上。

老师的水好多,我抽动老二,叽叽啾啾的淫水翻搅声清晰的传遍教室,用的力道稍微猛了,四溅的水珠便飞到我的裤头,跌落在木质讲台上,那一滩滩乳白黏稠的体液,是最猛烈的催情药。

「喔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嘶……小风……你好棒……鸡巴比功课还……还棒……啊……老师舒服死了……你插的那幺準……就那里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对……哎呀……爽……爽死了!」

第一次听见雅云老师这样浪叫,淫声浪语搞得全班同学面红耳热,男同学恨不得共襄盛举,女同学则是又不敢看又爱看,教室里只有老师辗转的娇吟在天花板下千迴百转。

「哦……喔……好深喔……小风你插得老师那幺深……那幺深……就快要到心底了……啊……老师的心都化了……腿也软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你……真的插进老师心里了……老师快飞了……哦……飞了……」老师的双腿已经开始打颤,所幸我拦腰抱住老师纤腰,导引着粉臀一下下往我小腹送。

眼看老师最私密的器官与我的鸡巴相互纠缠,甚且屎洞也历历在目,我亢奋到了极点,那翻进翻出的豔红阴唇,漂亮!轮状放射的菊穴,漂亮!丰满圆润的香臀,更是漂亮!总归一句,雅云老师能让我干这件事,实在是二十世纪末最漂亮的一件事!所有的漂亮事,到底归功于我的用功读书!

雅云老师的腿软了,可是她阴道里膣肉的蠕动却越加急切,那狠狠套住我的美好感受,时鬆时紧,伴随气若游丝的娇啼与呻吟,已经逐步将我带上慾望的高峰,我!已经不得不发了!

「喔……啊啊……哎呀……好胀……好麻……好舒服……唔……呜……老师……老师就要爆炸了……啊啊……小风你……你快在老师肚子里炸开来……啊呀……啊啊啊……完……完蛋了!」银瓶乍破,春水横流,我抱紧老师在浩劫后的余烬中喘息。

「小风同学!」老师依旧用娇脆的声音叫着我。

「小风同学!」是谁在推我?

窗外的太阳依旧炽烈,风微微的,几不可辨,而我居然真的睡着了,奇怪!怎幺全班同学都看着我,而老师的衣裳竟完好如初?我方才一定是做了春梦,裤裆黏黏的,是什幺?梦的遗迹吗?

「陈小风同学!上课居然打瞌睡,不想听课是吗?那你一定在家先看过了,既然如此,上週勾的作业你现在到黑板解题一下,就做6-12这题好了!」老师脸罩寒霜的说。

咦!怎幺跟梦中一模一样,难道梦境会成真?太不可思议了!

上週的习题我真的在家已做过一遍了,答案就写在经济学课本里,我走上讲台,迅速的把解题过程抄在黑板上,然后我望向老师,问她:「老师!对吗?」

果然雅云老师笑咪咪的望着我说:「嗯!完全正确,老师好高兴,你回家一定认真複习过一遍,所有解题过程无懈可击,简直太完美了,对于这样优秀的同学,老师一定要给些奖励,顺便让其他同学也好好学习。」

哈!真的跟梦境一模一样!我开始期盼老师给我的热吻,并且频频窥探那碎花白衬衫里丰满的乳房。

只不过,老师这次给我的是一张卡片,正面是夏天的漂亮山景,上头写着:“努力是成功唯一的路”,并且她还不忘叮嘱几句:「虽然在家温习过功课,可是在课堂上还是不能打瞌睡,老师讲的有很多是书上没有的,注意听才能事半功倍。」

唉!现实怎幺跟梦境差那幺多!